首页 > 军史 > 武器评说 > 正文

重型反坦克导弹炸毁卡车,车尾两人被炸飞竟爬起来还能跑

2017-07-07 10:44:13 来源: 候知健
分享到:

  这是一组非常毁三观的镜头:一辆卡车被一枚爆炸性的飞行武器击中驾驶室,整个车被炸的散架;然而攀附在车尾的人在被炸到地上以后,居然爬起来就跑了........

  这个镜头值得解读的地方有三个:其一,是什么炸掉了这台车?其二,为什么这两个人能活下来?其三,这两个人真的毫发无伤吗?

  图:陶氏导弹,注意弹体前部的聚能破甲战斗部,弹体中间的主发动机喷管,弹体后部的放线器等设备

  第一个问题:虽然看不清具体型号,但这应当是一枚较为老式的线导反坦克导弹。注意动图中出现的两团火光,这是很典型的线导反坦克导弹主发动机的工作特征。

  出于导弹尾部要安装导线放线器、红外源等设备,以及保证飞行稳定性(火箭发动机的燃料消耗会引起严重的重心移动)的需求;很多反坦克导弹,都会在尾部设计一个直径较小的助推器或者起飞发动机,用于将导弹推出发射筒并获得足够的初始飞行速度。

  图:注意导弹后面的导线,以及起飞发动机的尾烟,以及还没开始工作的主发动机喷管

  而在数公里的飞行过程中,提供推力的主发动机,它烧掉的燃料最多最重,对重心影响最大,因此通常必须设计在导弹的重心区域,简化导弹的气动外形和飞行控制系统设计。这就使得它的喷管只能安置在导弹中间的位置,向侧后方喷出;而为了保持飞行的平衡必须有两个喷口进行对称性的布置。

  而判定它是老式导弹的原因,则是它的飞行弹道直来直去,没有采用后来主流的掠飞攻顶设计。

  第二个问题:这两个人能活下来的原因,首先是反坦克导弹本身带的炸药并不多,其次是货厢里的大量物品隔离、缓冲吸收了爆炸的能量

  图:聚能破甲原理

  图:聚能破甲和自锻成形不是一种技术,但是渊源很深

  反坦克导弹的战斗部,依赖的是聚能破甲或者自锻成形原理,利用炸药的爆炸能量,将金属药型罩压溃成半熔融的金属流或者杵体,并以极高的速度撞击、击穿坦克装甲

  它不是依靠单纯的蛮力堆炸药实现,因此实际上装药量并不大——大了也没有意义,因为破甲深度与药型罩的直径相关,不加大直径加多炸药,反而会破坏性能。而加大直径的话,整个导弹的体积和重量又会跟着暴涨。

  图:解放军炸兔子

  比如陶氏这样全系统102公斤,弹体净重18.47公斤的重型反坦克导弹;其战斗部中的炸药也只有2.431公斤。而在2012年解放军理工大学用兔子做的冲击波杀伤试验中,3公斤TNT炸药在离地1.2米高度爆炸,距离爆心5-11米范围内的兔子依旧保有进食和活动的能力。

  而且另一方面,在聚能破甲这种战斗部中,大量的爆炸能量都被用于让金属罩变形熔融,转化成空气中冲击波的比例已经要小了很多。因此视频中的镜头虽然看着令人惊讶,但其实是正常的。陶氏导弹把毛子坦克直接炸稀碎,靠的是引爆坦克内部自带的弹药和燃油、滑油;如果坦克内是空车,那么最多就是铁壳子被开个洞,里面被打烂一些设备而已。

  其三:那两个人虽然没有被当场炸死,行动也无大碍,但是受伤仍然不可避免——甚至有可能依旧是会死于这次爆炸。上面提到的解放军炸兔子试验,那些离爆心5-11米范围内的兔子,虽然当时还能吃能动,但多数会在3-5天后,由于肺部等内脏的大面积出血、破裂而死亡。由于那些兔子内脏的解剖照片比较血腥,这里就不放了。

宁编NX0036 本文来源:候知健 责任编辑:宁编NX0036
为您推荐
  • 推荐
  • 军事要闻
  • 国内军情
  • 台海情报
  • 国际军情
  • 海外视角
  • 武器评说

阅读下一篇

“像孝敬父母一样来孝敬祖国”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我国少数民族同胞开展英勇斗争,作出了伟大贡献。马本斋就是少数民族抗战中的一面光辉旗帜。全民族抗战爆发80周年之际,记者专访了抗日英雄马本斋之子马国超,追寻英雄的足迹……  顾全大局忠贞不渝  1902年,马本斋出生于河北一个回族农民家庭,早年投身奉系当兵并进入抚顺讲武堂学习,毕业后逐级晋升至团长。  “九一八”事变后,面对国土沦丧、报国无门,马本斋愤慨地写下:“风云多变...

返回宁夏首页 返回头条首页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