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史 > 历史秘闻 > 正文

陈赓指责毛泽东不懂用兵 ,主席一话吓他半死

2017-07-10 21:34:24 来源: 西陆网
分享到:

  一次,毛泽东在陕北军政干部大会上作报告,台下几百人凝神聆听,被毛泽东的话所吸引。突然,座位上的陈赓站起来了,他径直走向主席台,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端起毛泽东桌上的茶杯,一咕噜把毛泽东的茶杯里的水全喝了个精光。然后,一抹嘴,他又在大家的眼光下回到了座位。

  真是一点不给主席面子,巧了!主席一直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真是赶上了......

  几十年风云征战,陈赓成为了毛泽东手下一员爱将。1947年,中共中央转移到天赐湾,天赐湾向西距离靖边50里,这是北部长城的一处重镇,临近内蒙,有敌人的重兵集结。

  这时,中央己撤出延安,普陕交界的黄河两岸都成了胡宗南和阎锡山的天地,胡宗南派兵从南往北打,阎锡山从西往东挤;陕北虽然有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但是两边夹击,陕甘宁边区依然处在危急中。

  有鉴于此,毛泽东调陈赓率四纵回师陕北,摆在黄河两岸,东扼阎锡山,西挡胡宗南。这样既可以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又可以增援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同时,毛泽东又让刘、邓大军做挺进大别山的准备,打算大举出击、经略中原,陈毅、粟裕兵团留在鲁西南,牵制蒋介石15个整编师、41个旅。战局已经摆开......

  这时,陈赓的部队已经西进到了风陵渡。但是,胡宗南的部队并没有大量回撤,对陕北的进攻也没有缓下来的迹象。两天后,陈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风尘仆仆地赶来了。

  傍晚,毛泽东的窑洞里,毛泽东、周恩来、陈赓围坐在一起。

  “来,陈赓!”毛泽东首先举杯,“我和恩来请你,一为你洗尘,二为你接风,三为你庆功!”

  周恩来也将酒杯举向陈赓:“来,干杯!”

  陈赓举杯在手,站起身一饮而尽。

  毛泽东用筷子给陈赓夹菜:“恩来你们是同学,今天要多喝几杯。”

  饮罢头杯洒,三个人又坐一起连饮了好几杯。陈赓有些激动了,放一下洒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

  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但毛泽东的脸上却不露声色,周恩来急忙欠身拿了陈赓面前的酒杯:“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毛泽东取过酒杯重新放回陈赓面前:“说下去,我洗耳恭听。”

  被酒涨红了脸的陈赓好像不明白周恩来劝阻的用意,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后,坐在毛泽东面前打开了话匣子:“你让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粟大军挺进鲁西南,都是英明决定。这两路大军,向南可以直逼武汉,向东可以直压南京,就像两把快刀子直插蒋介石的心窝,这我从心底佩服。

  可是,全国战场一盘棋,对于我这个小棋子儿,你却摆错了地方……”周恩来用眼色阻止陈赓,但被毛泽东察觉了:“让他把话讲完、讲透!”

  陈赓继续说:“你不该让我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你应该把我拿出去,南渡黄河、东砍西杀,再给敌人的胸口插上一把刀!至于保卫陕甘宁,可以就近考虑;把我调过来,不谦虚地说,实在是大才小用了……”

  “你这个大才我怎么小用了?”

  陈赓直言:“全国一盘棋,形势越来越好,越来越对我们有利。可是,我认为让四纵回师陕北,不是主动进攻,是消极防御,这是一招险棋……”

  “大胆!”毛泽东猛地一拍桌子,霍地一下站起来,勃然大怒:“好你个陈赓!这次调你过黄河,可不是为了保护我毛泽东,你们都想在中原辽阔的战场上,杀个痛快,陕甘宁边区谁来保卫?你让我就近调兵,我调哪一个?你最近,我都调不动!”

  毛泽东越说越激动,止不住又拍了几下桌子,把桌子上的酒菜都震动了,陈赓大吃一惊,连忙站起身哆嗦说:“主席,我这只是一己之见……”

  但是,毛泽东还是不罢休,火气大了:“陈赓,我晓得你曾救过蒋介石的命,难道这次想把我毛泽东、把党中央拱手送给蒋介石吗?岂有此理!”

  陈赓一听,吓得有些发颤,结结巴巴地说:“我坚决执行中央的决定……”

  他话一说完,此时此刻的毛泽东,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陈赓呀陈赓,你说别人怕死,我说了一句笑话,也吓了你个半死!”这时,周恩来等人也哈哈大笑起来。

  毛泽东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吸了半截子的纸烟,戳着陈赓的鼻子尖说:“你怕么子嘛!跟你开个玩笑,你同中央想到一起了!”

  周恩来这时笑着对陈赓说:主席就是要你把话全讲出来,告诉你吧——中央已经改变计划了。”

  陈赓长长出了一口气。

  毛泽东丢掉手上的烟头说:“告诉你,现在,豫西一带是个空子,你若南渡黄河,乘虚而入,在西至渔关到郑州的800里战场上,打他个昏天黑地——向东,可以支援刘、邓和陈、粟的两路大军;向西可以配合陕西作战,从背后抽胡宗南一鞭子,他的800里秦川便在风雨飘摇中了!陈赓呀,你的想法很对!”

  不久,毛主席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治了一次陈赓的佳话在陕甘宁地区传开了。何廷一笑着问陈赓:“团长,好像你也吓死了吧?”

  玩笑将军陈赓笑着说:“我们是革命人,为革命谏言,不怕杀头”。

  授衔那天,毛泽东主席见到陈赓,对这位常爱开玩笑的老部下也没有忘记特有的幽默:“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要是一般人准是涨红了脸,但陈赓就是陈赓,不紧不慢地席立正敬礼,然后哈哈大笑地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

  作为蒋介石从学生的陈赓曾经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一夜步行了160多里送信,与一师党代表周恩来取得联系,救了蒋介石,陈赓的“飞毛腿”更是名声在外。后来因个人志趣不同,陈赓与蒋介石分道扬镳。

  到了延安整风时,陈赓救蒋一事被康生知道了。他问陈赓:“听说当年是你救了蒋介石,有这回事吗?”陈赓坦然地回答:“有这回事。”康生说:“你看你做的好事,如果当初不救他,或者成全他,把他毙了,我们现在哪里要打那么多仗!”

  陈赓反应极快,他知道康生是在给他下套,立即反问道:“那老蒋岂不就跟廖仲恺一样成了烈士?我陈赓不就成了反革命?”康生就这样被陈赓活生生的噎了回去。授衔时毛主席打趣陈赓:跟着我比跟着蒋介石有出息吧

  张溥杰曾经介绍过,陈赓这人很幽默,哪怕对面是毛主席,他也敢抖抖机灵。大家知道,毛主席也很幽默风趣,两人在一块儿自然是欢乐多。即便在严肃的场合,也不忘幽彼此一默,活跃气氛。

  授衔那天,毛泽东主席见到陈赓,对这位常爱开玩笑的老部下也没有忘记特有的幽默:“怎么样,跟我干比跟蒋介石干有出息吧,我看蒋介石给不了你大将军!”

  要是一般人准是涨红了脸,但陈赓就是陈赓,不紧不慢地席立正敬礼,然后哈哈大笑地说:“我的大将军可不是你给的,是李聚奎给我的。”

  “哦,此话怎讲?”这下反倒是毛主席有些疑惑了。

  “主席,等有机会向你慢慢汇报。”陈赓笑嘻嘻地说道。

  原来陈赓有个老乡叫李聚奎,一次两人闲聊,陈赓对李聚奎说:“你够到大将的资格了。我不够格,我在红军期间没有当到师长。老李呀,过几天,如果徐立清找你谈话,你就说,我当过师长,是接替你的。你就这么说。”

  陈赓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当时授大将的人要求最低是红军时期的师长,而李聚奎当曾经担任过红一方面军一师师长。但是他这也纯属玩笑之言,因为陈赓在红军时期是担任过红四方面军红十二师师长的。

  但是李聚奎却把陈赓的玩笑话当了真,对徐立清特别强调:“陈赓是接我的师长一职。”尽管徐立清当时有些惊讶,但他也很快明白了这又是陈赓在闲扯了。后来,陈赓知道了这件事,很是感动,所以才在授衔时和毛主席有了那么一出。

  资料图:陈赓

  1933年3月,陈赓在上海贵州路丽都大戏院遭叛徒出卖而被捕。由于蒋介石正在南昌指挥军队第四次围攻中央苏区,便命令把陈赓押解到南昌,亲自做陈赓的工作。

  陈赓被押着坐轮船到九江,然后改乘火车到南昌。一路上敌人看管很严,不准他和别人说话,但陈赓不管那一套,见到人就大声宣传共产党抗日救国的主张和红军作战的英勇事迹。

  到南昌后,陈赓被押到市中心洗马池的江西大旅社。这是第三次进南昌,所以对这里很熟悉,因为原来南昌起义军的总指挥部就设在这里,自己曾在周恩来指挥-F,做政治保卫工作,只是没想到自己这次是这样的回来了。

  两天后,邓文仪带了很多礼物来看他。邓文仪是湖南省醴陵县人,和陈赓是黄埔军校第一期的老同学,曾去苏联中山大学学习,回国后,自称是“第一个受俄国教育又转而反对苏联的人”。

  邓文仪一见到陈赓,就滔滔不绝地讲什么“共产主义已经失败,民主在中国不实际,中国需要校长这样的强有力的领导”等;还说蒋介石在励精图治,某高级将领因嫖妓受了处分,某高级官员因腐化而被枪毙;还说己修建了很多公路,有的铁路正在开工……

  蒋介石不是不抗日,而是在积极准备对日作战;还说“校长的愿望就是要把所有黄埔军校出来的军官争取回来。”邓文仪的口才是出名的,他认为凭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肯定能说服陈赓。

  但是没想到却碰了个大钉子。陈赓义正辞严地驳斥了他:“你们修公路、铁路,是为了打共产党、打红军。

  你们积极打内战、镇压人民,对日寇侵占东北、进攻上海,却奉行不抵抗主义,简直成了卖国贼!”邓文仪拿来纸笔是叫他写悔过书的,陈赓写上“坚决打倒卖国头子蒋介石”字样,并且用笔在墙上写满了类似的标语口号

  邓文仪的谈话持续了两天毫无结果。一天下午,陈赓被带进一间宽敞的客厅,里里外外站满卫兵。

  坐下不久,听到楼梯上响起吱吱嘎嘎的皮鞋声,蒋介石故意一边下楼一边大声说着:“陈赓在哪里?陈赓在哪里?”意思是想叫陈赓站起来迎接他这个老校长、今天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陈赓却依然坐着不动,顺手抓起一张报纸遮住自己的脸,假装看报,不理睬他。

  蒋介石走到陈赓面前望着他,用充满感情的声音说:“你是陈赓,是校长的好学生仔,黄埔的杰出学生。你虽然政治上犯了错误,校长从来对学生都是爱护的,宽大的,我可以原谅你。”

  陈赓把脸转到另一面,冷冷地回答说:“我根本不需要你的原谅。你爱怎么办怎么办吧!”

  蒋介石为了缓和气氛说:“嗨,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大家都是黄埔的老同志了。黄埔人都应当团结救国。

  你跟着他们有什么好处呢?弄成这个样子,我告诉你,黄埔的校长决不杀黄埔人的。嗯……”他看着陈赓想了想,还是换个话题好。“你才从大别山来,那里的情况怎么样?老百姓还过得下去吗?”

  陈赓转过身来,瞪着他:“你派兵去那里打仗,杀人放火,他们过不下去,不也得马马虎虎过嘛!”

  蒋介石从来没听见人这么和他讲话的,怒火中烧,但又不便发作,尴尬地在屋里走来走去,好久才站住说:“你不要老这样想不开。只要你过来,一切好办。愿意带兵,好说,可以随便挑一个师。”

  陈赓冷笑了一下:“你不是早就说过不能叫我带兵吗?我也决不做你们的官。

  共产党员怎么能像你们那样,榨取人民血汗来供自己享受呢?更不会去给帝国主义当走狗。今天落在你的手里,我没有任何幻想。还是那句话,要打就打,要杀就杀吧!”

  “嗨,陈赓,你怎么会这样想不通呢?”蒋介石做着沉痛的样子:“你看,现在国家弄得这样糟,剿匪死伤30多万人。中国应当团结起来,不能再这样牺牲下去了……”

  陈赓大声打断了他的话:“国家弄得这样糟,还不是应当由你负责。是你背叛革命,发动内战嘛!”

  陈赓声色俱厉的讲话,屋里屋外的人都听得很清楚,使蒋介石觉得自己大丢面子,气得脸色发青,指着陈赓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这个态度……应该悔过!应该悔过。”

  十分难堪的蒋介石正在无法下台的时候,听说东北军将领于学忠要见他,就“顺坡下驴”,匆匆走了。

  和蒋介石谈话后不久,陈赓被押回南京,重新关进牢房,让他自首、悔过。

  这时,中共党组织和宋庆龄等人都在继续营救,为陈赓奔走呼号,弄得国民党对杀他有顾虑。

  此外,蒋介石还想把红军中的黄埔军校学生争取过来,以打败红军,杀了“黄埔三杰”之一的陈赓,怕失掉全国黄埔军校学生的心,一直犹豫不决。

  陈赓发现敌人没有马上杀他的意思,就想设法逃走。有一天,有个陈赓早就认识的外号叫“广东麻子”的共产党员,化装成国民党的高级军官和另外两个同志协助他逃走了。

  关于这次脱险,陈赓在《我的自传》中曾提到:

  在狱中凡四月,当局用尽威吓利诱(手段),我丝毫未为所动,因以黄埔关系,红军势大,当局幻想以我影响红军中之黄埔生,被释放

  彭德怀因何事批评陈赓?

  1940年春,陈赓被任命为太岳军区司令员,当他去八路军总部彭德怀副总司令那儿报到时,却吃了个闭门羹。事出何因?

  原来,陈赓刚见到彭德怀的时候,像往常一样,恭恭敬敬地敬了个军礼。哪知道彭德怀回过头来,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又扭过头去继续看他的文件。陈赓看彭总没有搭理自己,感到十分纳闷:也许是他正为什么事生气吧。

  陈赓忙退出门来,向总部机关的同志打听个究竟。“彭总今天是怎么啦?是不是跟谁生气了?”大家一致回答没有。陈赓便把刚才见彭德怀的情况讲了一下,这一来,不少同志也感到不解。

  你一言、我一语地纷纷猜测起来。有个同志问他:“陈司令员,你是不是见了彭总后有什么不规矩的地方?”陈赓连忙回答:“绝对没有,我敬礼后看彭总没有回话,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敢动一下。”

  这时,有个同志发现陈赓没扎绑腿,于是便提醒说:“也许是你没扎绑腿吧?”陈赓听了,心里一震。

  谁都知道,彭德怀对部队的军容风纪一向抓得很严,尤其是对总部机关的干部、战士一样要求,谁要是歪戴个帽子,或是把捆草鞋的麻绳染上颜色,抑或在军装上多缀个扣子,他非批你一顿不可。

  他越寻思越觉得像,于是赶紧扎好绑腿,再次去见彭德怀

  这回,当陈赓敬完礼之后,彭德怀回过头来,神情严肃地问:“你知道我为什么生你的气吗?”陈赓不好意思地回答:“是我没扎好绑腿。”“对了,就是这个问题。”彭德怀语重心长地说:“我们当领导的,首先应当给战士做好表率,这样说话、发号令才能有力量。你现在当了司令员,我看到你的毛病要是不管,将来你要是回去上任了,谁还敢惹你这个大司令呀?”

  看到陈赓诚恳地接受了批评,彭德怀这才和他谈起了工作。

  陈赓“叫板毛泽东

  天赐湾向西距离靖边50里,靖边是北部长城的一处重镇,临近内蒙,有敌人的重兵集结。

  在天赐湾,毛泽东与周恩来商议认为:中央已撤出延安,晋陕交界的黄河两岸,一时间成了胡宗南和阎锡山的天地,胡宗南派兵从南往北打,阎锡山从西往东挤;陕北虽然有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但他还得分出很大精力,尽全力调动仅有的部队对付从西北方向扑过来的诸路敌军,陕甘宁边区依然处在危急中。

  有鉴于此,毛泽东说:“调陈赓率四纵回师陕北,摆在黄河两岸,东扼阎锡山,西挡胡宗南――就做个当阳桥上的猛张飞吧!”

  “我看可以。”周恩来道,“这样既可以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又可以增援彭老总的部队。”

  “陈赓的部队已经西进到了风陵渡。”任弼时说,“胡宗南的部队并没有大量回撤,对陕北的进攻也没有缓下来的迹象。”

  “我调陈赓又不是‘围魏救赵’!”毛泽东说话的口气很重,“我让刘、邓大军做挺进大别山的准备,是要大举出击、经略中原!我要陈毅、粟裕兵团留在鲁西南,是要牵制蒋介石的15个整编师、41个旅!我还要调动三纵的许光达……”

  “主席,”周恩来见毛泽东快发火了,急忙劝阻说,“陈赓奉命已到陕北,很快就要来见你了。”

  “那好,我们不住这里。”毛泽东一挥手,“回小河村!”

  听着中央首长们的谈话,李银桥知道了毛泽东的脾气很大――凡是经过毛泽东认真思考后定下来的事情,一般人休想再改变、也没人敢改变

  就这样,队伍甩掉敌人后,在天赐湾吃了顿晚饭,又连夜折返回了小河村

  6月14日,毛泽东在小河村给刘少奇朱德写去了一封长信:

  我们自4月中旬转移至大理河上游,安静地过了差不多两个月。本月9日至11日,刘戡4个旅到我们驻地及附近王家湾、卧牛城、青阳岔等处游行一次,除民众略受损失外,无损失。

  现刘军已向延安保安之间回窜,其目的全在骚扰。总结边区三个月战争:第一个月地方工作有些混乱。第二个月起即已步入正轨,党政军民坚定地向敌人作斗争。

  敌人内部互相埋怨日见增多,士气日见下降,对前途悲观。我们则信心甚高,士气甚壮。彭习彭习,指彭德怀、习仲勋。率野战军上月底到陇东,因青马青马,指青海军马步芳

  82师顽强,打合水未得手,但歼灭骑2旅一个团及宁马宁马,指宁夏军阀马鸿逵。81师一个团于曲子附近。目前正攻环县81师主力,拟先打开西面包围线,然后向关中进击。

  陈谢陈谢,指陈赓、谢富治。纵队本月休整,决于7月1日西调,协同边区兵团边区兵团,指解放西北野战军。开辟西北局面。

  东北方面进展较快,不到一个月歼敌六个师(旅)以上,收复30余城,增加500万人口,目前正攻四平。山东自歼74师后局面已稳定,现正计划新的攻势作战。

  刘邓刘邓,指刘伯承、邓小平。本月休整,准备月底出击,并新组四个纵队,今后该区将有八个纵队作战。就全局看,本月当为全面反攻开始月份。

  你们在今后六个月内如能(一)将晋察冀军事问题解决好;(二)将土地会议开好;(三)将财经办事处建立起来,做好这三件事,就是很大成绩。

  两天后,小河村上来了不少人,就连正在前线打仗的彭德怀也从火的战场上赶了过来。

  同一天,戴着眼镜、身穿一套灰布军服的陈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风尘仆仆地也出现在了李银桥的视线中。

  见到毛泽东,陈赓的第一句话就是:“主席,你身边的部队太少了,武器又不好,我们实在担心呀!旅长们都要求过黄河来保卫你呢!”

  “一路辛苦了!”毛泽东高兴地说,“进窑洞去坐下讲,我们几个人都盼着你来呢!”

  陈赓先后又和周恩来、任弼时、彭德怀见了面,便到毛泽东住的窑洞里去了。

  那天,李银桥见到陈赓曾问过周恩来一些什么话,周恩来笑着没做什么明确答复,只听陈赓轻轻说了句:“看来君命难收啊!”

  这么多人来到小河村,是来开会的。

  会议的主要内容是研究如何粉碎敌人对山东和陕北的重点进攻。

  一连几天,凡是李银桥见到陈赓的时间里,总见他默默无语地像是在想什么问题,在会议进行当中他也是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毛泽东曾多次在会上凝视陈赓,陈赓见了总是面无表情地不说一句话。

  会议进行期间,难得毛泽东走出窑洞来散散心;一次竟被叶子龙请去和机要科的人们照了好几张相,令这些年轻人高兴了不少日子。

  会议进行到第6天。

  傍晚时,李银桥跟随周恩来走进了毛泽东住的窑洞

  李银桥见窑洞里特意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样酒菜。在座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再就是陈赓。

  “来,陈赓!”毛泽东首先举杯,直呼其名,“我和恩来请你,一为你洗尘,二为你接风,三为你庆功!”

  周恩来也将酒杯举向陈赓:“来,干杯!”

  陈赓举杯在手,站起身一饮而尽:“谢谢主席!谢谢周副主席!”

  毛泽东用筷子给陈赓夹菜:“恩来你们是同学,今天要多喝几杯。”

  饮罢头杯酒,三个人又坐下来连饮了好几杯。陈赓有些激动了,放下酒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

  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说得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但毛泽东的脸上却不露声色,倒是周恩来替陈赓捏了一把汗,急忙欠身拿了陈赓面前的酒杯:“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李银桥站在一旁也被陈赓的话吓了一跳:这陈赓的胆子比彭老总的胆子也不小啊!

  毛泽东取过酒杯重新放回到陈赓面前:“说下去,我洗耳恭听。”

  被酒涨红了脸的陈赓好像不明白周恩来劝阻的用意,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后,坐在毛泽东面前打开了话匣子:

  “我一向敬重主席,敬重周副主席——请恕我直言!”陈赓面对毛泽东,又一次说了“恕我直言”,直陈己见,“你让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粟大军挺进鲁西南,都是英明决定。

  这两路大军,向南可以直逼武汉,向东可以直压南京,就像两把快刀子直插蒋介石的心窝,这我从心底佩服。可是,全国战场一盘棋,对于我这个小棋子儿,你却摆错了地方……”

  周恩来和陈赓曾同在黄埔军校,又曾同在南昌发起“八一”武装起义——周恩来用眼色欲阻止陈赓的讲话,但被吸着烟的毛泽东察觉了:“让他把话讲完、讲透!”

  周恩来会意地点了点头。

  陈赓继续说:“主席,你不该让我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你应该把我拿出去,南渡黄河、东砍西杀,再给敌人的胸口插上一把刀!至于保卫陕甘宁,可以就近考虑;把我调过来,不谦虚地说,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你这个大材、我怎么小用了?”此时的毛泽东已经面带愠色。

  陈赓坦陈直言:“全国一盘棋,形势越来越好,越来越对我们有利;可是,我认为让四纵回师陕北,不是主动进攻,是消极防御,这是一招险棋……”

  “大胆!”毛泽东猛地一拍桌子,“霍”地一下站起来、勃然大怒:“好你个陈赓!这次调你过黄河,可不是为了保护我毛泽东!你们都想在中原辽阔的战场上跃马纵横、杀个痛快,却不想想陕甘宁的兵力是何等空虚?

  你让我就近调兵,我调哪一个?你最近,我都调不动!我晓得你曾救过蒋介石的命,难道这次想把我毛泽东、把党中央拱手送给蒋介石吗?岂有此理!”

  毛泽东越说越激动,止不住又拍了几下桌子,把桌子上的酒菜都震动了——陈赓大吃一惊,浑身的酒劲儿被吓掉了一大半,连忙站起身来说:“主席,我这只是一己之见……”话说得有些发颤,只见他脸色发白,嘴也不大听使唤了,“我坚决执行中央的决定……”

  站在一旁的李银桥被吓得不得了,心里直替陈赓捏着一把汗——除了彭德怀,还没见谁敢跟毛主席这么说话!

  周恩来却神情自若,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

  再看看此时此刻的毛泽东,见到陈赓窘迫成这个样子,反倒哈哈大笑起来:“陈赓呀陈赓,说了一句笑话,吓了你个半死!”

  毛泽东用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吸了半截子的纸烟,戳着陈赓的鼻子尖说:“你怕么子嘛!跟你说句心里话,你同中央想到一起了!”

  周恩来这时才拉陈赓重新坐下:“主席就是要你把话全讲出来,告诉你吧——中央已经改变计划了。”

  陈赓长长出了一口气,坐下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毛泽东丢掉手上的烟头,语气深沉地对陈赓说:“告诉你,刘邓挺进大别山,会打得蒋介石鸡飞狗跳;胡宗南又被彭德怀牵制在陕北,腿拔不脱。

  现在,豫西一带是个空子,你若南渡黄河,乘虚而入,在西至潼关到郑州的800里战场上,打他个昏天黑地;向东,可以支援刘邓和陈粟的两路大军;向西,可以配合陕北作战、从背后抽胡宗南一鞭子,他的800里秦川便在风雨飘摇之中!陈赓呀陈赓,你没有错!”

  毛泽东如此大度的一席话,说得陈赓反倒不安起来。李银桥见他先看看毛泽东、又看看周恩来,然后才拘谨地说:“只是……这样一来,主席身边也……”

  “你莫管!”毛泽东端起酒杯说,“有惊就有险,有高度就有难度;让我和恩来背水一战,置于死地而后生!你们放开了去打,你们打得越好,中央就越安全!”

  周恩来也端起酒杯,站起身将杯中酒伸向陈赓:“我陪主席给你敬酒,为你壮行!”

  面对中央两位最高首长、全国人民的革命领袖、解放军的最高统帅,陈赓猛地端起酒杯,站起身,语气坚定地说:“主席、周副主席——请放心!我陈赓一定不辜负中央的重托,我代表四纵全体将士敬你们一杯!”

  三人用力碰杯后,一饮而尽。

  第二天,李银桥跟随周恩来,陪着毛泽东去给陈赓送行。

  临分手,毛泽东又风趣地问陈赓:“有个典故叫做‘破釜沉舟’,你可知它的含义呀?”

  陈赓心领神会地答道:“知道。过河卒勇往直前,下决心不要后方!”

  “它出自哪里呀?”毛泽东又问。

  “项羽击秦!”陈赓答。

  “对么!”毛泽东很满意,又补充说,“昨天言语冲突的地方,多有得罪,还望你莫怪!”

  陈赓不好意思地说:“是我不冷静,不明白主席的意图。”

  周恩来笑道:“我们的‘猛张飞’就要变成‘赵子龙’了!”

  毛泽东说:“赵子龙更好么,一身是胆!”

  周恩来走近陈赓,向他再一次强调了陕北的困难,嘱咐说:“南渡黄河以后要狠打猛打,认真完成中央交给的任务,放马逐鹿中原!”

  毛泽东也再次叮咛说:“如果你们不能在两个月内以自己有效的行动调动胡宗南,则陕北将难以支持……”

  “请主席放心!”接大任于身的陈赓斩钉截铁地说,“四纵保证如期渡河,配合刘邓、陈粟大军形成‘品’字形,展开中原战场!”

  摘编自《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新华出版社,2006年7月出版。

宁编NX0036 本文来源:西陆网 责任编辑:宁编NX0036
为您推荐
  • 推荐
  • 军事要闻
  • 国内军情
  • 台海情报
  • 国际军情
  • 海外视角
  • 武器评说

阅读下一篇

六国联手围堵中国 一群白眼狼来势汹汹

  核心:有人戏言,现在的中国就像战国时的秦国,遭到了六国合伐,俨然处于多方围困。但是,一国骑虎难下,下场必定很惨。  有人戏言,现在的中国就像战国时的秦国,遭到了六国合伐,俨然处于多方围困。  先是美国在南海搞事情,7月2日,美国一艘导弹驱逐舰,突然闯入我西沙群岛中建岛12海里范围。  这是特朗普上台后,美军舰第二次闯入我岛礁12海里范围。还有就是特朗普批准了首宗对台的军火贸易,以此来给菜菜续命...

返回宁夏首页 返回头条首页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