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史 > 国际军情 > 正文

800米高空点将,看特战旅当家人咋跳伞

2017-07-11 09:40:47 来源: 中国军网
分享到:

  从没有这样的考核如此惊心动魄;从没有这样的亮相精彩耀目,班子整体上,高空依次出,穿越云与雾,蓝天写答卷。7月9日,在这里采访的记者见证了陆军第80集团军特战旅组建以来,上级首长机关首次对班子成员进行突击考核,场面扣人心弦、惊心动魄。5分钟后,徐文丰副旅长赶到,7分钟后,参谋长邹飞赶到,9分钟后,副政委罗孝平和保障部长张健赶到。不到10分钟,在家的7名常委全部来到考核组面前。当天上午,某登机场草坪上,陆军第80集团军特战旅官兵在这里集结,按照计划,他们将进行今天的跳伞训练。但是,天公不作美。由于风急云厚,不符合大纲规定的跳伞要求,官兵们不得不在登机场原地待命,等待跳伞的时机。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但是,坏天气好像没有变好的意思。图为12点12分:集结完毕等待考核的陆军第80集团军特战旅班子成员。(特约记者仇成梁 通讯员吕远摄影报道)

  在今年的跳伞训练中,虽然每个常委都跳过2次以上,其中旅长跳了8次,政委跳了7次。但是,眼前的情况不同以往,老天好像故意出难题。按照大纲规定,跳圆伞的条件要求合成风不超过8米,地面风不超过6米。而眼下,实际地面阵风达到7至8米,合成风达到9米,达到了跳伞的极限。而且天空的能见度只有800米,比平时跳伞低了200米。熟悉跳伞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气候条件跳伞是在挑战风险,不是勇气的比拼,就是实力的较量。武政委说,虽然跳伞条件到了极限,也是考验我们班子的一个机会,前段时间,我们每名常委都跳过2次以上,这一次我们也有信心。箭在弦上。此时此刻,旅长和政委心里非常清楚:令已出,作为军人必须执行,有困难,要克服困难,没条件,要创造条件。在准备区域,武政委对其他常委说,这是考验我们党委班子的时候,条件虽然恶劣,但也是检验我们的好机会。我们班子过不过硬,能不能带兵打仗,不是自己给自己贴标签,今天就要把真本事亮出来。图为11点47分:接到临机考核命令后,武政委给大家鼓气。

  武政委继续说,这次考核不同往常,我们所有常委全部上,在一架直升机上跳伞。大家都看到了,气象条件恶劣,是我们以前没有跳过的。俗话说,是骡是马拉出来溜溜。郑旅长说,大家不要紧张,真金不怕火炼。平时怎么练的,今天就怎么跳。上了直升机后,我和王副旅长先给你们试风,我们有情况,你们就不跳,没有情况,你们再跳。经验丰富的王副旅长叮嘱大家在空中如何注意动作,着陆时如何把握要领。图为11点48分:郑旅长叮嘱大家离机和着陆的注意事项。

  时间就是命令。第一道检查线,服役24年的伞降教员管正锋开始给常委检查伞具情况。第二道检查线,伞降教员吴新明对常委的伞具情况进行再次检查。到了待机区,阴云没有离开的意思,疾风没有减弱的架势。直升机的机翼在紧张的盘旋,周围的野草被旋翼转动吹的抬不起头,常委们在疾风中大步流星的向直升机走去。图为11点57分:第一道检查线上接受伞降教员的检查

  直升机尾部,伞降教员率先登机,然后,常委一个个鱼跃而上,依次进入直升机。几分钟后,直升机的旋翼盘旋加速,开始起飞,高度一点点的升高。100米、200米、300米……机舱内,挂绳,数数……伞降教员的检查有条不紊。兵不打无准备之仗。常委们经过简单商定,决定由旅长和王副旅长打头阵,先试风。王副旅长是老跳伞员,又是这次伞降训练的指挥员,他和旅长打头阵有说服力。紧接着是武政委,武政委后面是徐副旅长、依次是邹参谋长、罗副政委和保障部的张部长按顺序跳伞。图为12点03分:第二道检查线上的旅长接受检查

  直升机在云层穿越,厚厚的云层像一块块白布,难见透视大地的缝隙。从舱口往外望去,一片白茫茫。出人意料的是,7名常委的脸上看不出紧张,只有满满的自信。郑旅长和武政委贴耳交流着着陆的要领,徐副旅长和罗副政委两人互相击掌鼓励。此时此刻,地面等待跳伞的官兵心里都很清楚,这样的恶劣天气条件,他们从没有跳过,常委班子成员真的能行吗?所有人都在心里打个问号。图为12点07分:一名战场执勤的战士让担任架次长的旅长核对登机入场情况。

  直升机在上升,在盘旋,在云雾里穿梭。伞降教员开始一个个检查装备,第一个是王副旅长,接着是郑旅长、武政委,依次向后,反复两次。“啪、啪!”——准备!突然,随着伞降教员管正锋巴掌拍了两下,常委们知道,这是准备跳伞的预先号令。担任试风的王副旅长和郑旅长弹簧一样迅速站起,在机舱门口成离机准备姿势,其他常委的目光瞬间聚焦到他们身上。此时,伞降教员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机舱外的状况,一秒、两秒、三秒……跳!——伞降教员管正锋发出投放口令。一个身影跃出舱门,一道伞花在空中绽放,……又一个身影跃出舱门,又一道伞花在空中绽放。机舱内顿时响起掌声。图为12点8分:等待考核的党委常委班子成员准备完毕。

  直升机盘旋一圈后,地面指挥传来“可以继续投送”的信号。直升机准备下一批次的投放。“观察好风向,别紧张,跟着我走。”机舱内隆隆的发动机声没有盖住武政委的声音,一脸坚定的他此时站到了机舱门口。准备!——跳,跳,跳……在伞降教员急促的口令中,一个个身影如矫健的雄鹰跃出舱门,一朵朵伞花隐没在云雾之中。安全着陆后,党委书记武仲良说,部队重组重塑,就是要从党委班子塑起,塑造素质过硬的班子,塑造敢于担当的班子,塑造能打胜仗的班子。天空云层不散,地面疾风不减。此时此刻,地面待机区里摩拳擦掌等待跳伞命令的官兵听到常委们顺利通过考核、全部安全着陆的消息后,大家自发地鼓起掌来,掌声经久不息……图为12点11分:常委班子成员在伞降教员的引导下向直升机走去。

  12点13分:在伞降教员引导下登机。

  12点13分:陆续登机。

  12点17分:伞降教员在离机前检查

  12点26分:具有多年跳伞经验的王波副旅长担任试风第一跳。

  12点39分:武政委在舱门口等待指令,这是他今年第八次站在这里

  12点39分:徐副旅长第四个跃出舱门。

  12点32分:郑旅长说,这是他今年第九次跳伞了。

  12点55分:安全着陆的7名班子成员显得很兴奋。

宁编NX0036 本文来源:中国军网 责任编辑:宁编NX0036
为您推荐
  • 推荐
  • 军事要闻
  • 国内军情
  • 台海情报
  • 国际军情
  • 海外视角
  • 武器评说

阅读下一篇

人工智能淘汰的只是落后生产力 并带来新的机遇

  作者:李长亮  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引发众多想象和猜测:人类的工作是否会被人工智能所代替?大面积失业及其引起的一系列经济、社会等问题会否出现?从一名业内人员的角度,这些担心有道理,但过虑是不可取的。  人工智能的爆发式增长及其带来的影响,虽然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但我们能在过去的历史进程中找到相似阶段。18世纪,以蒸汽动力为标志的第一次工业革命肇始于英国,结束工场手工业时代,开创机器动力时代。...

返回宁夏首页 返回头条首页
投稿